陈双一愣?便宜?你确定?

这个社会这个年代的老房子,能卖个一两万都不错了,毕竟一来是土地没有前世因为人口爆炸而升值,第二,没那么多人会买啊,图啥呀?

被彭大娘这么一说,陈双没解释,还真就铁了心了:"您自便!"

陈双说完勾着宋德凯的胳膊说走。

"你们当官的就知道欺负老百姓,今儿你要是不给个说法,俺就死在这里!"

话音一说,彭大娘就朝着胡同巷口长满青苔的墙上撞,嘭的一下,当时彭大娘后退了两步,眼瞅着眼珠子就开始翻白眼,身子不听使唤了,软倒在地上。

陈双吸了一口凉气,看热闹的人也都面面相觑,差不多都忘了手底下要搬家的事儿了吧。

不少百姓放下肩膀上扛着的麻袋,骑自行车的也把腿儿扎好向这边挤过来。

"靳子良!"宋德凯叫了一声。

"有!"靳子良拨开人群挤了进来。

大家伙一看还有不少穿军装的战士,个个也都不敢说话了,感情这事儿闹得有点大。

"把事情处理一下!"说完,宋德凯拉过陈双转头就走,围堵在巷口的人自动让出一条道儿来。

清纯长发美女午后拥抱阳光

陈双三步一回头,有些担心,这要是闹出人命了,对大哥有害无利:

"大哥,打个急救电话吧!"

"靳子良会处理!"宋德凯愣愣的说道,可还是认真的看了一眼陈双,她还是那个性子,心太软。

对于宋德凯来说,人生如战场,战场上没有任何一位俘虏因为求饶而被放过一条命的。

吃早饭的时候,宋德凯说出了刚才憋在肚子里的话:"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良心?"

陈双正吃着肉包子喝着稀饭,舒尔抬头看着大哥严肃认真的表情,摇摇头道:

"没有,大哥,你怎么会这么想?"

"嗯!那就没事了,吃吧!"宋德凯浅笑,帮陈双夹了个小笼包放在稀饭碗里。

"你打算一辈子都喊我大哥?"宋德凯突然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陈双脸一热:"大……德凯!"

"叫凯凯!"

"……"陈双一愣,凯凯?好幼稚的称呼,这不是爸妈称呼的吗?再说,哪个大男人一米九多的身高,还穿着一身笔挺刚毅的军装,整天凯凯凯凯的叫着,不觉得别扭吗?

陈双迟疑的目光在宋德凯脸上停留了数秒,那脸上写满了懵比!

"怎么?"

"没什么,挺合适的!"陈双说道,呼啦啦喝了一口稀饭。

"对了,你说,彭岁安他们犯的罪要判多少年?"陈双边吃便问。

宋德凯已经消灭了三笼的包子,两碗稀饭,淡淡的说道:"十年以上!"

"噗!"陈双一口稀饭差点喷出来,动了动舌头活脱脱又给咽下去了:"十年以上?"

宋德凯抬手拿过纸巾给陈双擦了擦嘴角,平淡的说道:"嗯!破坏军婚者,负刑事责任,三年以上,十年以下,再加上入室抢劫,猥亵军嫂未遂,估计,这辈子甭想出来了,帮凶可能还有机会早点出来!"

"……"陈双愣了,她不是因为这几项刑法罪重,而是破坏军婚这几个字。

舒尔有那么一瞬间,陈双的心跳消失了好几个节拍,手里的饭碗依旧在刺溜溜的往嘴里喝,可是,脑子早就空白一片。

而对于宋德凯,陈双纠结的表情他看在眼里,只是装作没看见,他自己都不舍得碰一下的女人,谁敢碰?他恨不得一枪结果了那人。

只是,没那么便宜。

昨晚上,宋德凯一夜都没睡,他不知道,如果,如果靳子良来晚了些,那么,双会发生什么不测,而他,又会疯狂到何种境地,而她,一定会想不开。

还好,一切都还好,他的女人毫发未损,如若不然,他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拿那人当成枪靶。

吃完了饭,宋德凯结账后,车上。

"我去一趟你现住的地方,然后我就回去了,不过,你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,我最近都在北海,下个月可能会在京北!"

陈双点点头,宋德凯迟疑的看了一眼陈双,以前,她的话挺多的,而自己相反,很少说话。

现在就感觉,就他说话,妹妹反而不多话了。

不过,还好,至少这个样子的妹妹显得特别乖,能极其宋德凯内心的保护欲望。

御景园,陈双一百八十平米的房子装修的很是舒服,陈双一项不喜欢暖色调,什么公主粉之类的。

她的家具和地板基本上都是白色,灰色,家具是红木家具,陈双还特地整理了一间房出来当成书房用。

房间的灯倒是暖色调,整体看上去,特别符合陈双的性格和喜好。

"不用拥抱一下?"

所有的东西也都归位了,小区楼下的一排战士们,都在等着宋德凯。

陈双把宋德凯送出门,宋德凯却双手撑着门框问道。

陈双抿唇一笑,上前一步垫着脚送上双手,环抱住宋德凯的脖子,宋德凯顺势亲了一口陈双的额头。

随后,宋德凯整理了一番军装,转身就走。

那一刻,陈双目送着他离开的背影,突然感觉,她好像已经有了一个家。

这种感觉,就好像是妻子送自己的丈夫出门去工作一样,只是,他晚上未必回得来!

看着看着,陈双鼻头一酸,有时候,感动人的地方不是什么轰轰烈烈,而是平淡中猛然抽取的一个瞬间罢了。

原来,这个世界上轰轰烈烈寻死觅活的爱情,太少了,平平淡淡之中猛然生出的触动,才是真的。

生活似乎恢复到了以前,当然,除了偶尔会盼着他突然回来,陈双开始继续忙碌着,进行着她退无可退的这条路。

刘雪梅本就在自己开发的这所小区内有房子,所以,大家见面的机会就多了起来。

下午,刘雪梅说五月初那边就可以动工了,拆迁队起到的作用还是挺大的,只是,陈双得盯着工程,很多需要的材料和上级拨下来的款项都要核对,以防止有人在中间吃回扣,这样就加大了成本开销。

当陈双问道刘姐什么事儿这么着急的时候,她笑了,由衷的笑了:

"贺明快出狱了!"

陈双心里也替刘姐高兴,她一位富家太太能自己走出来干一番事业,全都是为了她丈夫,她等这一天,等了很久,很久……

"刘姐,你们家孩子呢?一直以来都没有听你提起过!"

陈双心想,这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。

"额,我们没有孩子!"

"……"陈双一愣:"抱歉!"免费黄色值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