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!”

  “痛快!”

  “绝了!”

  周围的同伴们纷纷叫好。

  而那充当说书人的店小二得意的眼睛一挑,然后装腔作势的抬手压了压,说道:

  “这都不算什么!

  而且,说起来当年那场大战已经过了三年多了吧,可你们知道吗?就现在,溺水河那边,大半个妖界依旧万里冰封。

  啧啧,你们知道那冰块子里面都是什么吗?告诉你们,都是那群畜生的尸体!

  我可是听说了,被说三年,哪怕再过三百年,那些冰雪都化不了。

  少说得这个数!”

  说着,那店小二抬手比了一根手指头,顿时再次引来周围同伴的惊声叹息,但眼睛里却带着兴奋的潮红!

  说话的店小二得意极了,站在外圈的掌柜的侧着耳朵听着,随后待看到那店小二的样子,顿时骂道:

   厨房的约会

  “你这小兔崽子,你得意个屁?说的好像和你有关系似的!”

  掌柜开口了,原本偷懒吹牛的一群店小二顿时吓了一跳,随后赶忙四下散开。倒是那刚刚说话的店小二,摸了摸脑袋,随即嬉皮笑脸的说道:

  “掌柜的,我,我就是说说嘛……再说,那两位大人咋说也是咱们晏国人,小的这不是与有荣焉嘛!”

  “还与有荣焉,才几天的功夫,倒是还拽上文了!”说着,掌柜的白了那店小二一眼,但随后却靠近一步,刻意压低嗓音问道:

  “不过顺子,你刚刚说的那些靠谱吗?我可告诉你,别瞎说,小心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掌柜的微微一顿,随后对着脖子划了一下。

  毕竟那两位,如今可是大圣。可是比圣殿的众圣大人,还要高绝的存在。真要到处瞎说,毁了两位大人的名声,到时候就算圣殿不出手,也得被其他晏国百姓一口一个唾沫星子给淹死。

  而一听这话,那店小二顿时说道:“掌柜的,是关那两位大人,小的我怎敢说些有的没的?那可是叛族的大罪,小的可承担不起!”

  “那听你说的有鼻子有眼,你是从哪儿知道的?”

  “哟,原来掌柜的您担心的是这个啊?掌柜的,实话和您说,小的老家不就是金翼府的吗?而且家里的二叔公正好在金家当一个小管事,这不,我这都是过年那会儿,二叔公喝多了和小的和家人说的,绝对错不了。

  毕竟金家和那位大人的家里是啥关系,掌柜的您应该知道吧,所以肯定没错!”

  金家和夜家的关系自然不用说。所以一听这话,掌柜的这才安心。但同时,心里的八卦之火顿时熊熊燃烧,然后不禁好奇的打听起来。结果还没等掌柜的说完话,就被外面的吵杂声打断了。

  客栈里的几个店小二一愣,随后纷纷伸头看向外面。结果就在这时,一个装着包子的笼屉,顿时砸了过来。

  “特娘的,这都是什么东西?肉包子?骗鬼啊?!”

  “就是!这哪是肉包子,根本连一点儿肉都没有嘛!还敢欺骗我们少爷,找死是不是?”黄色视频有那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