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安然回头睨她一眼,深深理解了杨靖之时常告诫他的关于女人的最大通病,口是心非。

人老珠黄?这个词谁都能用,不能套在云相思身。

看看她现在娇媚的模样!要不是挽着古典发髻,刻意往端庄成熟里打扮,只怕说她是十五六的初生都有人信!

媳妇长得嫩相又年轻漂亮,带出去有面子,听起来好像是件好事。

可事情总有个度,所谓过犹不及,这太嫩相了,也有烦恼。如会反衬得他过于成熟之类的。

她抱着孩子像是姐妹,而他是正经父子,差着辈分呢!

云相思看出他眼底的纠结,抿嘴一笑,抱着囡囡稳稳蹬着半高跟的白色皮鞋出门。

一出卧室门,客厅里正谈笑风生的客人们不约而同地望过来,说笑声戛然而止,抽气声不绝于耳。

直过了半分多钟,最先回过神的杨彩凤响亮地拍了下巴掌。

“我早说这套衣裳漂亮了,可真没想到能漂亮成这样!云相思,咱们还请什么代言人啊,有你们一家子,妥妥的模特儿,活广告啊!”

方凌欣赏地看着徒弟一家赏心悦目的打扮,略有些不满地蹙眉。

“相思,这么好看的衣裳,怎么不给我跟你师公做一套?还怕我们穿不出味道来?”

气质美女优雅棚拍无处不显高贵

陆明生反而对魏安然身那身长袍不感冒。

魏安然占便宜在有本身的强悍气质撑着,否则的话,这身衣裳换给其他男人穿,绝对会显得弱阴柔,脂粉气十足。

陆明生聪明地没有当众驳老婆的面子,含笑不说话,爱不释手地把玩手里一副折扇。

这扇面可是他足足求了云染墨两天,才求来的一副墨宝,是云染墨独有的西兼备合璧的洒脱风格,极有韵味!

“方妈你可别逗我了。你身这身旗袍,还是我花费了好大心思,依照你的气质,特意为你设计的,独一无二,唯有你才能穿出这份风姿来,不我身这套强?”

云相思亭亭玉立地亮相,笑容甜美。

“这倒也是。这套荷花的确实合乎我心意,但我更想跟你穿家庭装啊。以后记着,再有做这样套装的时候,不许忘了我跟你师公。”

方凌起身,身的墨叶紫莲便似游弋涟漪,神秘而美丽!

“遵懿旨。”

云相思俏皮微蹲,魏安然拿肩头顶住她后背。

“也不看看穿的什么鞋子,也敢随便乱动,小心崴脚。”

云相思吐吐舌头,脸微微发热。

她还抱着孩子呢,可他的关注点还在她身,仿佛她崴脚摔到孩子问题更严重。这实在叫她有些羞赧又窃喜。

一众欣赏羡慕的眼光,唯有苏眉白晓苹四道嫉妒不屑的眼神最为特殊。

云相思也懒得理会她们。

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她可不是初来乍到战战兢兢不敢多言多动的云相思了。

何况现在还是她的主场,这么多人给她撑腰,她怕谁?

“姐真好看!外甥们也好看,姐我也想要这样的衣裳。”

周伟平诚挚地赞美,凤眼闪着明晃晃的渴望。

“少不了你的。大家也别光喝茶水嗑瓜子了,要不我们准备的一桌子好饭可得剩下。最怕有人回去背后说我们做主人的小气吝啬,舍不得好好招待,净拿瓜子茶水糊弄人,那我们冤不冤啊。”

云相思见客套地差不多了,忙示意云染墨周兰英招呼大家去餐厅。

筵席摆在部队食堂三楼小厅,路也不远,大家溜溜达达过去正好合适。

“魏安然,礼物我也送了,芊芊离不开我,在家我也不放心,我不过去吃饭了。回头有空你补请我一顿行。那什么,我先回了啊。”

白晓苹下意识抻抻身鲜艳热烈一如既往的大红色连衣裙,生完孩子后变得稍微有些粗的腰身叫她有些介意。

其实白晓苹真不算胖,相对此时喜欢略微丰满女性的大众审美观来说,她现在的体型已经偏瘦了,绝对算是产后恢复的佼佼者,平时也没少被人夸赞取经来着。

可不怕不识货,怕货货。平时被她引以为傲的纤细身材,跟云相思一,显得黯然失色!

最叫白晓苹难以忍受的是,云相思腰肢四肢都那么纤细,偏偏高胸鼓臀的,曲线分明,叫她这个女人看了都嫉妒!

“别啊,好容易来一趟,吃完饭再走吧。”

虽然白晓苹点名跟魏安然说话,可云相思这个正牌女主人当仁不让地接过话语权,殷勤留客。

女人之间明里暗里的那些小心眼,云相思不是体会不到,心里头正在暗爽呢,怎么会放过这个扬眉吐气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。

反正白晓苹肯定不会留下来,她乐得装大方卖人情。

苏眉夹在俩人间,为难地左右看看,尴尬地笑劝。

“晓苹,要不咱们吃了饭再回吧。芊芊有余阿姨带着,没事。”

苏眉没说出口的是,平时也没见白晓苹带孩子,都是余秀兰一手带着的,白晓苹郑戎两口子跟没长大的孩子似的,还需要保姆伺候吃穿呢,哪有那份闲心管孩子。

不过她也不是没眼色的,不会当众拆白晓苹的台,毕竟她极有可能要跟白晓苹做一辈子妯娌的,白晓苹丢脸,她也逃不开。

只是来之前郑直苏晟都郑重嘱咐过她,叫她跟魏安然云相思搞好关系。

这俩人都非吴下阿蒙,一个风头正劲,拉起一支特战队伍,连帝都那边都惊动了;另一个更是财神娘娘下凡,一路走来如有神助,福寿禄喜不离身的,羡煞旁人!

这样的人怎么不叫人想要亲近?哪怕不能深交,能沾点好运气也是好的!

可算苏眉已经斟酌了措辞语气,依旧引起白晓苹的不满。

“芊芊早起来咳嗽了两声,可能是昨天晚睡觉踢被子着凉了,我得回去好好看看。小孩子生病不大人,得精心照看,离开我哪行啊,我可是大夫。”

苏眉被她尖利的态度刺了刺,微微皱眉。

白晓苹是大夫,没正式问过诊的实习大夫!都实习三年了,还没转正,说出去都是笑话!

谁不知道这是军区医院卖白震的面子,明着照顾首长千金业呢。还真指望她看病?闹出医疗事故来算谁的?日本一级作爱片在线观看